《武周狂歌》武周狂歌免费阅读 第三十五章 终于来了 武周狂歌男妃文

《武周狂歌》武周狂歌免费阅读 第三十五章 终于来了 武周狂歌男妃文

时间:2019-08-07 12:07:08编辑:百小白

《武周狂歌》由网络作家梦里独行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傅云天,应乾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一夜无话,后半夜应乾补了一觉,第二日一早,盥洗之后,有客栈小二上楼敲门,说是来送茶水的,因那十名尸傀躲在屋内,方磬没让小二进屋,...

武周狂歌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武周狂歌》在线阅读

《武周狂歌》免费试读


一夜无话,后半夜应乾补了一觉,第二日一早,盥洗之后,有客栈小二上楼敲门,说是来送茶水的,因那十名尸傀躲在屋内,方磬没让小二进屋,亲自上前开门去接茶水。

也便在这时,应乾坐在床上听到门外小二告知方磬的话。

“客官,昨夜衙门大牢被人劫走了十个死囚,今早城内禁严,现在大街上盘查的厉害,您是外乡人,若没什么重要的事最好别出去走动,有什么需要,吩咐我就是了。”

“这禁严要多久,城外的人能进来吗?”

“这哪能说的准啊,不过您放心,这陇南是进川蜀的咽喉要道,绝不会闭塞得太久,依我看最多不出三日,城外的人就能进来了,也就是今后一段日子,门禁的盘查会严上一些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方磬冷声说着,接过茶水把门关了,那小二临下楼时,还嘀咕了一句,却被功力深厚的方磬听到了:“这人也忒小气了,说了这么多连个铜板也不给赏,下次看我还与你多话。”

中午时,因屋内藏着尸傀,不好让小二送饭进屋,方磬带着应乾出了客房,控制屋内的尸傀将房门反锁,之后两人下到一楼大堂,选了处空桌坐下,好酒好菜吃了一顿,晚饭也是这般。

待住进客栈的第三日,午间方磬带着应乾在楼下吃饭时,有两名穿着黑衣的男子走进客栈,这两名男子年龄都在四十出头,一人负刀,一人持剑,负刀那人额间横着‘一’字伤疤,身上散发着霸道的摄人魄力,持剑那人剑眉明目,儒雅中透着几分凌厉。

这两人进了客栈后四顾扫视,目光在方磬、应乾的身上匆匆掠过,并没有在意,之后两人到前柜开了两间上房,闷不吭声的上楼去了。

应乾发现,在那两人上楼后,方磬坐在桌上喝着酒,嘴角上扬,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
到了傍晚,应乾和方磬呆在客房内,楼下客栈外的门口突然传来吵嚷的声音,那声音竟有些熟悉。

“他娘的,什么没有空房?刚才那人先一步到就能开得,爷我后到一步到就开不得?你把话给我说明白喽,是不是看我面善故意寻衅欺我!呔!看我劈了你这客栈!”

“师弟!你吵得什么,快住手了!”

接着传来两声长剑交击的声音。

“师兄!这小儿看不起我昆仑门人,你还护着他作甚?”

“爷爷,我的亲爷爷,您就是给小的十个胆子,小的也不敢寻您的霉头呀,别说我这小小的客栈,就是放眼全甘蜀,又有哪个不长眼的人敢招惹你们昆仑派的侠士啊。”

“我干你的亲娘嘞!你这厮说的什么屁话,想倒打一耙说我昆仑仗势欺你吗?啊啊啊!看剑!”

剑击声再次传来,并伴随着“爷爷饶命”的呼喊与砰砰砰的响亮磕头声。

“够了!师弟你若再敢胡为,我这就把你绑了去见掌教!”

一声厉喝后,楼下再没传来声音,亦或是几人说话的声音变得小了,听不到了。

应乾在四楼客房,心下有些好奇,走到窗边将窗子打开朝楼下看,却见当初在龙舟客栈里见过的那四名昆仑门人正行出客栈往街上走。其中严麟用剑柄抵住费鸣虎的腰,推着他朝前去,卫凡笙和乔沐馨跟在后面强忍着笑,四人的最后面,还跟着个小女孩,这小女孩头戴棉帽,身穿粉袄,正是当初被严麟收下的沈甜儿。

五个人上了街道后朝东面去了,看那样子,是要到城东去找客栈。

待五人走的远了,应乾回身看向屋内,却见方磬坐在桌旁,正在解右手上缠着布条,那布条上染着血迹,被解下后露出手上伤口,不过两天时间,被仁音剑贯穿的伤口已经结疤了。

方磬看着右手上的伤疤,捏了捏拳,嘴角露笑。

“今夜…还是明天?总之不会太久了…”

悠然的自语声,方磬端坐桌旁笑意愈盛,应乾冷眼瞧着,自回床边坐下歇息。

入夜,方磬和应乾又到楼下吃了顿饭,之后两人回到客房,应乾倒头便睡,方磬闭上双目,整夜坐在桌旁,好似在等待着什么。

次日,也就是住进客栈的第四天。

白日无事,入夜后,应乾睡在榻上,方磬像昨夜般端坐桌旁静静等候,猛然间…

铛~

远处,陇南城北门方向,一声极悦耳的脆响,恍如仙乐一般悠悠传来,传到客栈之内,传至应乾与方磬的耳中。

在听闻这声音后,应乾体内的内力轰然爆开,他猛地坐起身来,将不受控制散入筋脉中的内力收回丹田,而方磬坐在桌旁,蓦然睁开双目,脱口道:“这烦人的家伙竟在这时候…”

是阡陌剑的玄音,傅云天来了!

应乾怎么也没有想到,消失这么久的傅云天会突然出现。

方磬从桌旁站起身,冷眼扫了应乾一眼,行到窗边打开窗子,却见城内远处,夜色之中,绵延屋顶上积着纯白色还未化开的残雪,一道身影由城北而来,身形飞窜于屋檐,正向着方磬所在的客栈靠近过来。

“这烦死人的老匹夫!”

方磬寒面咒骂,看向应乾道:“你老实在这儿呆着,若敢离开此处一步,我会控制尸傀杀你!”说罢后,房内十名尸傀围向应乾,方磬窜出窗外,飞身向着远处袭来的人影冲去。

应乾坐在屋内床上,看着床边聚拢的十名尸傀不敢稍动。

冬月严寒,深夜间的城道上寥无人影。

方磬一袭青衫,飞檐走壁,行出百丈后停在一处无人小院的院墙上,隔着院落冷目看向停在对面院墙上的来人。

来人身着锦衣,苍首长须,腰携古朴剑鞘,手执黄纹长剑,正是傅云天!

星光寥寥,寒风瑟瑟。

“方姓小儿,我早前不解,穆武书院为何在天榜上把你排在我的前面,现下我算是明白了,你练成了传言中仁音剑的化身神术。”

两人方一见面,傅云天沉声出言:“前些时日与我缠斗的人的并不是你,而是你的仁音剑,真是可笑,直到四天前你的剑在与我拼斗时化成白光冲天,我才明白这一点!”

方磬对傅云天的话不置可否,只轻声道:“傅云天,你倒是让我失算,我原以为我收剑后你会去燕家堡寻你徒儿,没想到你会直接来此处找我。”

傅云天见方磬提起应乾,不由得一愣,旋即凝眉道:“方姓小儿,我方才用阡陌剑的玄音感应到你身旁还有一人,那人是…”

“正是你的徒儿!”

还没等傅云天说完,方磬已然朗声道了出来,厉声道:“傅云天,仁音剑的尸傀玄术想必你也听说过,我到此地后特意做了十个尸傀,而你徒儿现在正被我所操控的尸傀照看,只要我想,一个念头他就会死,所以我劝你不要莽撞动手,不然…”说到最后,方磬发出阴寒的冷笑。

傅云天听了威胁,深吸口气,道:“方姓小儿,穆武书院一向以正道自居,你拿幼儿相胁,下作无耻,就不怕辱没了你们穆武书院的名声?”

“大仁便是大忍,穆武书院也许会在乎虚名,但我不会,况且你也应该知道,我手持仁音剑,可以不听从穆武书院的号令,从严格意义上来说,我并不是穆武书院的人。

所以你莫要心存侥幸,我对你的徒儿动手不会有丝毫的顾忌。当然,若你完全不在乎那孩子的死活,你即刻便可动手,但我向你保证,你出手的那一刻,他立马会死!”

“你这卑鄙小儿,我二十岁出华山,行走江湖四十余年,只收过这一个徒儿,你若敢对他动手,我必叫你不得好死!”

傅云天手中长剑轻颤,狠声说罢,却是没有发作。

方磬看出傅云天对应乾的在乎,心下稍安的同时,不愿与他多做纠缠,凝眉道:“罢了,傅云天,我现下与你把话挑明,我此次出长安身负要事,此事关乎朝堂,关乎天下局势,不是你可以搅合进来的。

再者,你此番追我不过是想与我切磋比剑,我可以与你做个交易,只要你现下不与我纠缠即刻出城,来年开春随你约定时间地点,我定然赴约同你比剑,至于你的徒儿你大可放心,我会竭力保他平安。”

傅云天听了方磬的这番话,凝眉不语,片刻后,他侧身看向陇南城北门外,似是想起了什么,面上疑色更甚,思忖了一会后,道:“好,我答应你,我即刻出城,但你说的话可要算数,不可伤我徒儿。”

“这是自然,只要你出城不再来寻我麻烦,你定会保你徒儿万无一失。”

方磬欣然允诺,当初他挟持应乾就有防这么一手的打算,今日果然派上用场,成功要挟到了傅云天。

两人说定后,傅云天手中长剑畅然入鞘,回身朝北门外行去,方磬立在原地,直见傅云天越过北门城墙消失在视线中,方才安心地呼了口气。

奈何这一口气还未呼完,方磬蓦地凝眉屏息,他转身看去,却见夜幕之下距自己不远处,两处屋舍之上分立两人,这两人身穿黑衣,年过四十,一人佩剑,一人负刀,正是昨日午时在在客栈中见过的那两人。

“阁下年纪轻轻,却有这般俊的轻功,实在让我二人惊叹。”佩剑之人说的虽是赞叹之言,音调却是发寒。

“相逢即是有缘,阁下报一下名号吧。”负刀之人重声轻喝,不容置疑的霸道口气。

方磬看着两人,神情有些凝重,他很清楚这两人的来历,早在离开长安之前,他就通过穆武书院详细的调查过。

那佩剑之人名叫庄剑如,负刀之人名叫岳长松,两人皆是西境戎国卫的将领,也是雍西王身边最得力的贴身侍卫。

昨日这两人出现在客栈,方磬便知他们是在为雍西王南下探路,料他二人出现后不久

阅读全文
武周狂歌

武周狂歌

《武周狂歌》是梦里独行写的一本武侠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武周狂歌》精彩章节节选: 听了傅云天的话后,应乾惊异不已,他过去从未想过,这天下还能有此等奇剑,旋即脑中急转,明了道:“你最近与那方磬交过手?” “不错。

作者:类别:武侠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武周狂歌》武周狂歌免费阅读 第三十五章 终于来了 武周狂歌男妃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