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相风云录》无相铜炉官网 三十九:初雪 无相风云录冰山攻

《无相风云录》无相铜炉官网 三十九:初雪 无相风云录冰山攻

时间:2019-08-20 18:15:50编辑:百小白

新书《无相风云录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馥抒,主角杨青峰,军爷,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杨青峰虽听老者如此而言,自己心中终久还是歉疚,又见夜至更深,心想不能耽误了老者休息。当下起身,作了一揖,口中说道:“一切大恩,杨...

无相风云录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无相风云录》在线阅读

《无相风云录》免费试读


杨青峰虽听老者如此而言,自己心中终久还是歉疚,又见夜至更深,心想不能耽误了老者休息。当下起身,作了一揖,口中说道:“一切大恩,杨青峰不敢言谢,当永久铭记于心,今先告辞,待明日还有事向您求教。”

老者说道:“你请自便。”

杨青峰告辞出屋,向自己所居房屋行去,只觉走路步健身轻,周身至劲,丹田之中微微温热鼓荡,真气竟是十分充盈,暗想这千年人参果是大不一般,为那孱弱少年昨日治伤,自已全身真气已自耗尽,不曾想食了它,这真气复至,功力对比先前只有过之而无不及,只怕还多了数年之功,那先前剑伤之创也已还复如初,如是早知,取了给孱弱少年服食,不知该有多好。虽有如此之想,却也无可奈何,一切便如恍在隔世梦中,便似真如那老者所说,阴差阴错皆是机缘所至。回到房中,去看孱弱少年,见他依旧沉睡,听那大嫂说昨日喂过饭食给他,终不是自己亲手所喂,心内自是大不放心,忽然心想我刚刚食了那千年人参,功力大增,真气充盈,我若就此再次给他注入真气,或许大是有用。心中一生如此之念,当即上到床去,将孱弱少年之身扶起,自己坐在他的身后,伸出双掌去他后背置于左右肩胛,催动内力。已有了昨日之初所试,今日大是熟稔,更兼服食了那千年人参,杨青峰身内功力已非昨日可比,双掌甫出,便觉真气行于掌心,刚置在孱弱少年肩胛,一股真气便已喷涌而出,源源不绝向孱弱少年体内奔去,自己却也不如昨日那般吃力。过了一个多时辰,杨青峰已觉双掌与那孱弱少年肩胛相接之处开始发热,不一时热传全身,有汗而渗,正在心想不知孱弱少年此时如何,忽听孱弱少年一声轻叫,道:“好冷啊!”声音虽是不大,却清楚明亮,不似昨日梦中呓语一般。杨青峰心中欢喜,将身内真气摧激的越发凌厉,那真气便如决堤的洪水般,一波一波源源不绝向孱弱少年体内注入。耳听的孱弱少年口中一迭声叫唤好冷,似是十分痛苦,杨青峰却是身上大热。过了一个多时辰,孱弱少年叫冷之声渐止,杨青峰为其所输内力不歇,又过了一时,孱弱少年忽然又大叫起来,连说:“好热!好热!热死我了!”杨青峰心内大喜,心想今日服食了千年人参给孱弱少年疗伤,果然大是有效,已过了第一关,也不知还能挺过几关,自觉已是渐感吃力,却也不敢停歇,将那身内真气一丝丝汇在丹田,再输往掌心注入孱弱少年体中,眼看孱弱少年发间开始淌汗,自己却是大冷,时间又过去一个多时辰,孱弱少年还在大热不退。杨青峰咬牙相拼,又过去半个时辰,正在坚持不住,孱弱少年忽然止声,那发间热汗陡止,不一会汗珠凝霜,杨青峰却感手掌之中一股热流自孱弱少年体内传至,酷热难挡,知是已过了第二关。心内虽是狂喜,却觉再也无力坚持,只感丹田之中空空荡荡,竭力集聚体内真气,却已是无气可聚,想要歇手,又觉不甘,犹自强摧真气,自身却已是气息不继,浑身颤抖。忽听孱弱少年说道:“青峰哥,快快停手!”原来杨青峰服食了千年人参,内力大进,为孱弱少年疗伤,过了两关,孱弱少年苏醒,见杨青峰竭力相拼,浑身颤抖,知此大是危及他自身身体,忙出声相止。杨青峰听的孱弱少年说话,大感欣慰,心想这本是我欠他的,即便能稍稍为他所好,自己真气便一丝一息尽都输传给他又有何妨?仍自拼了全力摧集真气。忽觉眼前一黑,身体向一侧倒去。那孱弱少年虽然苏醒,却是孱弱非常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始回转身体,扑倒在杨青峰身上断续呼喊:“青峰哥!青峰哥!”喊了十多声,杨青峰方始醒来,自感浑身乏力,与昨日一样,知是为孱弱少年疗伤又已耗尽了自身真气。当下却是勉力一笑,问孱弱少年道:“你,身觉如何?”孱弱少年眼中蕴泪,说道:“杨大哥,我,不要紧,你,……。”眼泪终于扑簌簌掉了下来。杨青峰忙道:“没事就好,休息吧,我不要紧。”说罢用力起身,下到床来,脚刚落地,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,忙伸手撑住床沿,见孱弱少年也是十分艰难,伸一只手去给他盖好被褥,方踉跄着去到另一张床上睡了。

第二日杨青峰身醒,已至正午,先去孱弱少年床边,见孱弱少年已醒,情形尚可。屋内桌上不知何时端进的饭食,却是一点未动,想是孱弱少年见杨青峰睡着未醒,不愿一个人独自进食。杨青峰伸了筷箸尝试一下,见那饭菜早已冰凉,正想着要拿去加热,却见那大嫂又送了饭食进来。杨青峰口中谢了,将孱弱少年扶起,先拿了小勺喂孱弱少年,一勺一勺,极是尽心,孱弱少年感动不已,又将眼泪洒了下来,杨青峰心中也自一片酸楚,自思虽不知也不想去问这孱弱少年是何许之人,但观他情形定是非富即贵,如若不是自己误伤于他,他此时自不知有几多逍遥,心内不由暗暗自责。孱弱少年吃了小半碗饭,又吃了几小块鹿肉,便不想再吃,杨青峰将他身向后移,背靠墙壁坐在床上休息,自己将剩下的饭菜都吃了,那大嫂自来收拾了碗筷而去。杨青峰稍稍休息了一时,想了一想,上到床去,双腿盘膝,脚分阴阳将左脚在外右脚于内,手掐子午,相抱去于腹间,双目底垂,将口闭合,舌顶上腭,微微吸呼,将气息缓缓降于丹田,开始依照先前在武当山上师父所教之法行气练功。

杨青峰暗在心中自思,如今尚未寻得千年之参,孱弱少年之伤时时而发,自己如有内力在身,相输于他,便可将那伤毒之发缓的一缓,况如今要携他身上长白山,如是耗的身无寸力,却怎能得去?是以这行气练功虽是枯燥,杨青峰先前便是不喜,如今势之所逼,却也不得不行。

杨青峰年少性动,先前在武当,日间常常与猿猴在崖间为伍寻乐,腾挪跳跃,轻身功夫练得尚好,那内功却是相差甚远,师父常说,发招练武,内功乃是根基,根基不好,一切皆是空论,杨青峰却也不以为意,一切只以心内喜好为念,从不刻意去求,只在极度疲劳之时才行气练功用以恢复体力,又听师父所说这行气练功要旨,是将内气从下丹田而发,经会阴过肛门,沿脊椎督脉,通尾闾、夹脊和玉枕三关,到头顶泥丸,再由两耳颊分道而下,会至舌尖,与任脉相接,沿胸腹正中下还至丹田,将内气在体内运行一周,是谓小周天,以打通任督二脉方是大成。杨青峰听师父之说,要将内气过的这许多身之大穴,即便听来也是头昏,待得去练更是难上加难,心想听人而言如是打通任督二脉,即可练至内功最高境界,如此之巅,岂是说练即可练成?心中先自有了犹疑,是以每次打坐练功,皆只是去了心中杂念,绵绵吸呼,使那清气降于丹田,浊气出于体外,至于要让内气沿了诸多穴道行走打通任督二脉,试得数次甚是艰难,便即做罢。即便如此,每次练完也自觉神清气爽,四肢百骸俱劲,先前耗完之力去而复至。杨青峰昨夜将身中内力尽输于孱弱少年,又已耗尽了全身真气,此时正是身疲力乏,当下将眼观鼻,鼻观心,心敛神,去了心中杂念,正是身如枯木,心如止水,一念不起,意若寒灰,一意归中,身心两忘,将那清气降于丹田,浊气出于体外,意欲复得身中之力。直练了两个时辰,将身心收起,展肢伸足,虽觉先前疲乏之身稍见精神,然一提丹田之气却自依旧空空荡荡,无有多少真气相存,那先前所耗真气一丝也无还复,想起先前悯三秋所说,为孱弱少年治伤须得内功达至高境界者,且所耗内力去而不还,须得从头练起,方可再生,此言当真一点不虚。不过虽是如此,杨青峰心中却也不生一丝悔意,自思人之行世,当得如此,本是自己对他亏欠,即便拿命去换他命,也是应该。又在心中自思,今给孱弱少年疗伤,耗尽了自身真气,唯有每日按师父先前所授行气练功之法每日练功,再也不能如往日一般惰慢。心内计议已定,当下下床去到孱弱少年床边,见孱弱少年又已睡着,将身去到门外,却自吃了一惊,只见那屋外之天,不知何时已飘飘荡荡下起了大雪。

杨青峰立足于屋檐之下,见那雪花纷纷扬扬漫天妙舞,携一身晶莹,轻轻落在地上,将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片洁白无暇,不由心想,这雪虽好,可偏偏于此时而落,阻了自己去长白山寻参之路,却是让人烦恼。看了一会儿,进去屋中,身上落了些雪花未融,被那身醒的孱弱少年看见,将身吃力撑起,脸上却有兴奋之色。杨青峰知他心有出去看雪之念,也不待他央求,拿了件厚的棉衣给他裹在外面,将他抱起,去到屋外。那雪渐停,漫山遍野皆是一片晶白,孱弱少年看了一会儿,对杨青峰说道:“青峰哥,你看这雪多好!”

杨青峰对这场大雪阻了寻参之路,心正忧愁,听他如此言说,却也不能扫了他的兴致,忙说道:“不错,确实好看。”

却听孱弱少年说道:“雪之美,在于她的纯白无染,将那最真的一面呈给世人,无欲无求,待得阳光照射,便即化为流水而去,

阅读全文
无相风云录

无相风云录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无相风云录》的小说,是作者馥抒创作的武侠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杨青峰心中不禁骇然,心想他们要和那鞑子拼命,也不知那鞑子是些什么人,又见眼前之人尽都是农人,不到万不得已定然不会如此,心思且待看

作者:类别:武侠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无相风云录》无相铜炉官网 三十九:初雪 无相风云录冰山攻